当前位置: 首页 文化旅游 购在注册送彩金 正文
窄屏浏览

地软

来源:注册送彩金白菜评测网 发布时间:2017-08-17 08:48 作者:系统管理员 编辑:系统管理员

 

地软学名“普通念珠藻”,《本草纲目》上叫“地踏菰”,《养小录》中称“地踏菜”,《野菜博录》谓“鼻涕肉”;还有个富于诗意的名字,叫“葛仙米”。据《本草纲目拾遗》解释:“晋葛洪隐居乏粮,采以为食,故名葛仙米”。但一般人都把葛仙米混同为地耳,实际上真正的葛仙米却与地耳同类而不同种。葛仙米生活在水田中,十分稀有珍贵,其价值千倍于地耳。每公斤国际市场售价1200~,1500元币。除非洲有产而外,国内湖北鹤峰有出产。地耳还有个怪名叫雷公屎,因其出现在雷雨之后,故名。还因为它是在河滩或山坡草地里生长出来的,故又称草耳。它生于地上,形似木耳,色似木耳,故谓之地耳。虽肉质比木耳薄,朵形比木耳小,味道不如木耳,但却是一种营养丰富、充满山野风味的佳蔌,为陕西特产之一。

  地耳在全世界都有分布。夏秋阴雨连绵,是地耳生长的旺季。在陕南秦巴山区和陕北黄土高原的河滩沙石地或荒坡野岭中,一簇簇、一朵朵黑里透绿的鲜地耳,有的从草根里长出来,有的软软铺在地上,犹如用水浸泡过的木耳,水灵灵,嫩生生,肥润脆滑,有铜钱大小。抓紧时机,及时拾捡,一会儿就是一篮子。可是太阳出来一晒,地上茶绿肥润的地耳,便会干缩得很小,人们就不便采捡了。捡回的鲜地耳,要及时用清水将里面的泥沙、碎草、杂物漂洗干净,晾干,便可保存起来,像木耳那样随吃随泡。

  地耳是一种营养价值很丰富的野生美味。它含蛋白质、糖类、矿物质、维生素、蓝藻素及钙、磷、铁等各种营养成分。尤其含钙特多,每500克含钙2000多毫克,在蔬菜中极为少见;含蛋白质高于黄豆卜碳水化合物高于许多蔬菜,提供的热量也相当可观,1个成年人1天需热量3000多卡,吃1公斤鲜地耳即可满足需要。此外,还含有肝糖等成分。在营养价值方面,它同木耳、发菜不相上下,比木耳甚至更强一些。地耳的利用前景广阔,现代科学工作者,还在探索其在宇航食品中的价值。

  在食用菌王国,地耳虽没有黑木耳、银耳那样名贵,然而古往今来,它是人们特别是乡间人喜爱的美食,堪称席上奇馔。它味鲜,有特殊的香味。地耳入馔,可以凉拌、热炒、熘烩、作汤、作馅,可荤可素,味道均佳。地耳以鸡汤下食,滑脆鲜美,味佳甘香,为山蔬第一;以精猪肉烹炒,鲜透齿颊,满口生香,尤其用鸡汤汆之,更是味盖参汤。著名的“陕西四色包子”,就是用猪肉、大油、白糖和地耳四种佐料作馅。历来与天津狗不理包子;上海水煎包、扬州蟹黄包子并驾齐名的“陕西地软包子”,里面的馅,就是以地耳为主料,配以豆腐、大葱、加香油、姜末、花椒及盐、味精做成的。陕西传统名菜“醪糟醅烩葛仙米”,就是用地耳与醪糟醅烩成的,它曾是宴席上不可缺少的佳肴。

  地耳不仅是我国菜肴中的特产原料之一,而且自古入药。地耳性寒、味甘,有滋阴润肺,清热收敛,益气明目等多种功效。《名医别录》记述,它可以“明目益气,令人有子”;《本草纲目》称地耳“明目益气,有清热解毒之功效”;《日华子本草》云,地耳“久食益气,至老不改”;《药性考》曰:地耳“清神解热,痰火能疗”、“久食色美,益精悦神,至老不毁’;《粤西偶记》说它“解热清膈,利肠胃”;《太平圣惠方》也云:地耳“养血、止血、养胃、清心”;《粤志》也有地耳“润肌童颜”的记述。现代的《陕西中草药》、《秦巴山区天然药物志》、《四川中草药志》等也有类似记载。民间常用来治夜盲、烫火伤、丹毒、皮疹赤热、久痢脱肛、痔疮等症。如鲜炒常食,可治夜盲和牙痛;以白糖浸泡凉食,能医脱肛;与糯米、鸡汤熬粥,补血益气;用其焙干研末调菜油外敷,可治烫火伤。现代药理研究也证明:地耳用于食疗,功效卓著。

  地耳还是平民代粮渡荒的恩物。清代王磐编纂的《野菜谱》中,收录了滑浩一首歌词《地踏菜》曰:地踏菜,生雨中,晴日一照郊原空。庄前阿婆呼阿翁,相携儿女去匆匆。须臾采得青满笼,还家饱食忘岁凶。”这首歌谣记述了地耳救荒的情景。可见,地耳自古以来,就是饥年重要渡荒的天然野蔬,不知拯救了多少劳苦大众,是大自然恩赐之宝,它为立下了不可磨灭的功绩。

  地耳还含有固氮酶和叶绿素,能将空气中的游离氮素,固定成为农作物司‘以吸收的有机氮;固氮酶死后的遗骸又能迅速分解,释放出大量的氮,大大提高土壤肥力,地耳真可谓功劳不小。

  我国很早就认识并利用地耳了,在距今1400多年前的南朝齐梁时期,名医陶弘景已经以“地耳”之名将其收载入《名医别录》。这是世界上最早关于地耳的记录。最先是作药用,后来入食。历代本草、医典、野菜谱、地方志等古籍中,均有关于地耳分布、入药、食用、采集等方面的记述。宋代著名诗人、山谷道人黄庭坚曾写过《绿菜赞》等诗篇来赞美它。南宋朱弁有“ ‘地菜’方为九夏珍”的诗句。其烹调方法,见于古代的,首推清代袁枚的《随园食单》: “将米,(即地耳)细拣淘净,煮半烂,用鸡汤、火腿汤煨”。晚清薛宝辰的《素食说略》很有创见:“取细如小米粒者,以水发开,沥去水,以高汤煨之,甚清腴。余每以小豆腐丁加入,以柔配柔,以黑间白,既可口,亦美观也”。地耳曾作贡品,充作御膳。宣统皇帝的菜单上,其中就有一道菜叫“鸭丁熘葛仙米”。溥仪所著《我的前半生》中就有记述。真可谓山蔬野菜赛珍馐。

  地耳是真菌与藻类结合的一种共生植物。其结构非常简单,分不出根、茎、叶,也无花无果,和海带、紫菜一样,同是一种蓝藻类植物。地耳属蓝藻门、念珠藻目、念珠藻科(Nostocaceae)、念珠藻属。它是依靠细胞分裂来繁殖的。身体由许多细胞连成的念珠状群体,缠绕在一个公共胶质鞘中,不规则的集合成肉眼可见的珠状(如葛仙米)、片状(如地耳)、发状(如发莱)植物体。地耳幼年植物呈球状,为实心,长成后扩展成为皱褶片状,为空心,有时边缘不规则开裂,宽者可达数厘米,呈绿蓝、橄榄绿、褐绿、黄绿等色。湿润时很薄、胶质。在干旱地方,它会皱缩休眠(能休眠7080年之久)。地耳多生长在潮湿土壤上,夏秋季常见。

  地耳的生命力极强,为历史悠久的野蔌。它不需人们耕耘播种,不占任何田地,更无须人们给予任何培植,甚至很少向大地索取什么养料,它似乎仅仅需要阳光、水、适宜的湿度和空气,就可以悄声无息地繁衍,茁壮生长,可谓是大自然恩赐之宝。这样的山珍野菜,应该引人注目,应该向筵席推荐,应该大书特书。饭庄菜馆酒店应该选用地耳作菜肴供应顾客,不仅使我国有更多的人赏识并食用它,而且可以向外国旅游者提供,让全世界人都品尝到它的风味。

  人们对地耳有一种世俗的偏见,除了不了解它而外,还因为它分布普遍,夏秋雨季可以在产地随手拈来。物以稀为贵,多必价廉,广大农村人们多自采自食,没有形成商品规模,在城市很少有人光顾它。北京、上海的食品店里,它蹲在玻璃橱柜里,很少有人问津。因为人们对其营养、药效和食用价值知之不多。其实,地耳是一种很好的山珍野蔬,是一种十分丰富的食品资源,应该充分加以开发和利用。大量采集、加工、收购、供应,辅以宣传、推荐、推销,使之能为广大普遍享用。还可以组织向外试销出口,换取外汇,为国为民创造财富,贡献力量。